首页 »

朝鲜建军节举行最大规模炮击演练,还会有“大动作”吗?美国航母这次真的来了?

2019/9/21 15:29:14

朝鲜建军节举行最大规模炮击演练,还会有“大动作”吗?美国航母这次真的来了?

今天,朝鲜迎来人民军建军85周年纪念日,平壤是否会有“大动作”牵动世界目光。而三天后的28日,联合国安理会将召开朝核问题特别会议。这几个时间点前后均被视为朝鲜可能用发射导弹甚至进行核试验反击美韩威胁的关键节点。
  
  

朝、美等国的一系列举动,已然让外界绷紧神经。俄卫星网援引韩联社报道称,朝鲜在建军节之际在元山(东部沿海最大港口)一带举行史上最大规模炮击演练。报道称,演习在元山附近的一个部队举行,动用了远程火炮。考虑到演习规模,预计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也会到场观摩。
  
  

多家美国媒体还报道称,朝鲜23日逮捕了一名美国公民。这名韩裔美国人姓金、50多岁,已在朝鲜逗留一个月。金某在朝鲜从事“慈善活动”,准备出境时在平壤国际机场被捕。路透社称,金某曾在中国延边科学技术大学任教,他的被捕意味着现在平壤手中掌握了3名美国人。
  
  

再看美国,它对朝鲜也是频频示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美军战略核潜艇“密歇根”号已驶入韩国釜山港。它作为美军“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的一员抵达朝鲜半岛,但并没有同韩国海军联合演习的日程,将单独展开训练。
  
  

这一军事调动并不令人意外。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电视网采访时曾表示,美国正在派遣舰队前往朝鲜半岛。当时就有分析猜测,特朗普口中的“强大舰队”指的可能就是类似于“密歇根”号那样的“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
  
  

CNN称,“密歇根”号载有核导弹,是美国的战略核威慑力量。此外,“密歇根”号还配有战术导弹,具有卓越的通讯能力。即便它不参加联合演习,其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本身就对朝鲜释出了强烈信号。
  
  

除了核潜艇,韩联社援引韩国政府有关人士的话称,美国核动力航母“卡尔·文森”号也将于26、27日进入朝鲜半岛东部海域,并将在本周末与韩国海军举行高强度联合训练。
  
  

在经历了航母乌龙事件后,“卡尔·文森”号这次是真来了。韩国《世界日报》24日称,“卡尔·文森”号预计于27日或28日抵达朝鲜半岛周边海域。报道称,尽管日前朝鲜曾公开威胁准备“水葬”美国航母,但多数军事专家认为,朝鲜目前还不具备击沉美国航母的能力。韩国国防安保论坛研究员辛忠宇称,要想在茫茫大海中打击持续运动的航母,除了要有对舰弹道导弹外,还必须持续掌握航母行踪,需要侦察卫星的辅助,而朝鲜根本没有这种能力。
  
  

在秀军事肌肉的同时,美国在口头上也不断对平壤发出警告。路透社报道称,特朗普24日表示,安理会必须准备对朝鲜采取新制裁。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包括中国在内的15位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代表时说,“朝鲜的现状不可接受。安理会必须准备对朝鲜核及弹道导弹计划实施额外的、更有力的制裁。”特朗普还说,“无论我们想谈还是不想谈,(朝核问题)都是对世界的真正威胁。朝鲜是一个重大的全球问题,是一个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
  
  

特朗普没有指出实施新制裁的时间。美国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一直在讨论,究竟在朝鲜进行新的导弹试验或核试验后进行回应,还是一旦达成协议就立即施加制裁。
  
  

此外,美国白宫将召集参议院全体参议员于周三听取朝鲜问题简报。英国广播公司(BBC)称,约100名参议员将听取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情报总监丹科斯等其他官员就朝鲜问题做的简报。福克斯新闻指出,邀请所有参议员听取包括国务卿、国防部长等在内的高级官员做简报的安排十分不寻常。就在日前,特朗普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双方就朝鲜半岛局势交换了意见。习近平强调,中方坚决反对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行为,同时希望有关各方保持克制,避免做加剧半岛局势紧张的事。特朗普则表示,朝鲜“持续的好战”正在破坏朝鲜半岛的稳定。
  
  

在半岛形势趋紧的情况下,韩日方面也是闻风而动。据韩国外交部消息,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韩美日三方团长计划25日上午在东京会晤,商讨严厉惩罚朝鲜可能发起的核导“挑衅”。日本海上自卫队则于23日在官网发布声明称,日本两艘驱逐舰“足柄”号和“五月雨”号当天开始与美国“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打击群在西太平洋举行联合训练。
  
  

“特朗普政府一再断言,将所有选项放在桌上以应对朝鲜问题,包括可能的军事打击。但事实上,这毫无帮助,只是让美国的情况变得更糟。”美国国务院前朝鲜问题主管大卫·斯特劳普表示,“政府需要就此打住。”
  
  

在斯特劳普看来,如果美国政府认为这种威胁会激励中国对朝鲜施加压力或者让金正恩慌乱,这是非常错误的。“中国和朝鲜领导人都知道,美国官员担心打击朝鲜核设施可能招致朝鲜对韩报复。朝鲜甚至不需要动用他们的导弹和核武器,只需通过非军事区附近数以千计的火炮,就能造成首尔数十万人的伤亡,使韩国陷入瘫痪,更不用说给在韩美国公民带来威胁。”
  
  

“韩国人也更为害怕,因为他们相信如今特朗普政府所处的状态已经逼近1994年的情况,”斯特劳普说,“时任韩国总统金泳三曾在回忆录中写道,在一通长时间的电话之后,他说服了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放弃对朝动武。金泳三称根据一系列因素判断,克林顿原本显然计划在不与韩国协商的情况下对朝动武。”
  
  

“还有一个例子是,韩国前总统卢武铉据信曾说过,由于害怕小布什政府会突袭朝鲜、引发又一场朝鲜战争,自己无法入睡。”斯特劳普说。
  
  

斯特劳普认为,更糟糕的是,韩国正准备举行大选,不出意外,保守派阵营将陷入混乱,改革论者们将在民意中占据上风。后者对美国盟友、尤其是华盛顿的对朝政策持更加怀疑的态度,他们强烈赞成无条件对话、对朝接触,而非特朗普政府所想的对朝加压、直到朝方展现出以放弃核武为前提举行对话的意愿。因此,特朗普政府“动用所有选项”一说只会增加韩国改革派们对华盛顿的怀疑,使韩美两国难以形成一致的对朝政策,无论哪一方都会丧失实现既定目标的机会。
  
  

英国《卫报》评论指出,朝鲜不会向特朗普的威胁屈服,它需要的是再保证。文章指出,金正恩或许会联想到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的遭遇,即放弃武器便意味着死亡。正如比尔·克林顿所理解的那样,唯一可行的和平解决办法是在怀疑和敌对的领域建立信任。这需要耐心和规划,但特朗普似乎既无耐心又无规划。这位新总统明显认为,对朝示强和展现边缘主义能够说服金正恩谈判,但武力威胁只能加强朝鲜人民对核弹头不可或缺的信念。“他正在破坏仅存的机会。”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